榆镇是离武国都城一百里的一座小镇,因为交通不畅,附近多山,哪怕离武国京城极近,也并不繁华,甚至有些破落

 不过,也正是因为这里清静,许多一心修行的读书人会偶尔沿着河水寻到这里,进行静修

 数日前,在武国颇有名气的大学士张厚陆出现在小镇边缘的一座破屋子里

 一开始,无人在意,都在自己所在静修

 但是,一天傍晚,那破屋中传来声音

 有心人循着声音找过去,透过敞开的破门,看到房屋正堂中,铺着一张虎皮,一个看面相约四十余岁的中年男人正坐在虎皮之上

 那男人一身青衣绣云服,两颊和下巴有一溜细细的络腮胡,外形格外粗狂,但面色细嫩,如白净小生,和胡子形成明显的反衬

 那人立刻认出,这人便是张厚陆

 张厚陆正对着空无一人的正堂讲《中庸》

 那人吓了一跳,以为遇见邪妄,但读书人的本能让他仔细听了几句,立刻入迷,便顺从地进入破屋,听张厚陆讲《中庸》

 此事传扬之后,每当夜晚,便有人来到破屋外,一旦张厚陆开讲,众人便进入听讲

 没过几日,一到傍晚,整座榆镇的读书人甚至小学童都来到屋外

 那张厚陆也不讲其它,只是独讲《中庸》一篇,反复如此,一开始有人听腻,但慢慢便发觉,张厚陆的每一次授课,都有细微的进步,自己每听一遍,对《中庸》甚至对整个儒家经典的理解也更深一层,便耐着性子听

 时间久了,众人便称他为虎皮大学士

 由于张厚陆用语通俗易懂,许多孩子都坚持来听

 榆镇周边地区的人得知这里有大学士讲经,便陆续有人来看热闹,有的走,有的留

 时至今日,太阳刚落,便有百余人聚集在破屋子外,等待张厚陆开讲

 不多时,张厚陆坐在虎皮上,也不管他人,张口开讲

 天命之谓性,率性之谓道,修道之谓教此乃《中庸》总纲这三句诸贤解读各有不同,但因人而异,只要不走歧路,纵然有万般注疏也不无道理

 以我之见,这三句简单点来说很简单,不过是在说,天所赐予人的,是本性,而遵循本性去做的事,都是自然的道,但实际上,不是每个人都能遵循本性去做事,很可能会误入歧途,所以,用正确的方式去行道,进而让他人学习,这便是教化

 那么,谁能修道之谓教呢?没错,是众圣,是孔老夫子那么,这句话我们如果倒着去思索,就会变成,我们要接受众圣正确的行道教育,只有这样,才能明白什么是行道明白什么是行道之后,我们要去照着做,也就能达到遵循本性去行事我们既然知道并做到了,便能真切体会到什么是本性

 知道什么是本性之后呢?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douganlaw.com/beiduofenchuan/2021/0109/381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