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光和煦,洒遍鹅卵石小道,在晨间的清扫后,街上大片的水迹尚未干涸,让空气中也有了一股湿润的味道

 莱雅,为什么这封信只有黑色和白色?你看,另外一封信花花绿绿的布兰扑闪着大眼睛,此刻我们正坐在马车里,颠簸在石道上,目的地是远方的慈悲院

 这是葬礼请柬,我弯眉而言,诺你看,罗斯比家的红杠纹章,有人死去,总是要肃穆一点的

 我手拿两份信函,一封来自罗斯比家族的养子多曼,他邀请我去参加罗斯比家的葬礼,在我歇息期间,其养父盖尔斯·罗斯比骤然崩逝,停灵一周,将在贝勒大圣堂和罗斯比城的圣堂分别礼办饯别仪式,然后葬于其家冢

 这有些奇怪,按照原著剧情来说,盖尔斯·罗斯比还会活一阵子,他身故之后其亲属和养子爆发了遗产争端还有,作为王领贵族,完全可以在贝勒大圣堂举行仪式后下葬,盖尔斯生前似乎也有这样的愿望,为何一定要回去埋呢?恐怕其中有一些端倪,很可能多曼直接对其养父下手了

 另外一份信函是我寄给提利尔和史塔克的,邀请他们今天来慈悲院一行,虽然说荆棘女王那些强势无情的要求我会能拖则拖,但是事情还是要办

 轻风吹过,有些凉,小小布兰也抖了两下,有些寂寞地抱住自己的手臂

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影子里藏着一个可怕的东西,让空气都阴冷了不少这是那个巫魔女死后的恩赐,叫我想起了昨夜和科本在红人庄园墓窖里的交谈

 您是说,这个东西是活的,科本借着烛光低头端详我的影子,不过我很怀疑他能看出什么来,完全没有形体,您能让它动一动吗?

 不行,我身着丝绒睡袍,抱着手,喝了一口婴粟花奶,我运气非常好,前一个白天例假到了,我那个例假可以疼死人,这下子不麻痹神经根本无法活着

 我有感觉,如果我想让它杀什么人,通过一些仪式和沟通,可以办到,不过在收割太多生命后,它就会消失,这是根据前世剧情里,梅丽珊卓刺杀蓝礼之事了解到的,她也是一个缚影士,我不能告诉科本我为啥会知道,但是,我没法细致地命令它,它是一个临时存在的东西,会消失

 它死了,您的死灵术施展以后,不会有活物,这是我可以确定的,这个结论有实验支撑,科本站起身来,他这么一说,或许掠取了生命后这影子还真未必会消失,如果梅丽珊卓的影子杀手是活的,活的肯定会死,但是我这的是死的,死的还能怎么死?

 让人印象深刻,就指挥活尸这个课题,我之前进行了一些研究,药物和手术可以办到这点,科本敲了敲脑子,通过取下一些部位,可以抹去复苏之后尸体的意志

 也可以用在活人身上?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douganlaw.com/shuijingmanao/2021/0112/3995.html